<p id="rx1f9"><output id="rx1f9"><listing id="rx1f9"></listing></output></p>

<p id="rx1f9"><delect id="rx1f9"><font id="rx1f9"></font></delect></p>

<p id="rx1f9"></p>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p id="rx1f9"></p>
<p id="rx1f9"></p>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p id="rx1f9"></p><video id="rx1f9"><output id="rx1f9"><font id="rx1f9"></font></output></video>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video id="rx1f9"><p id="rx1f9"></p></video>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p id="rx1f9"><output id="rx1f9"><font id="rx1f9"></font></output></p>

<video id="rx1f9"></video>

<p id="rx1f9"><output id="rx1f9"></output></p>

<video id="rx1f9"><output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output></video>

<p id="rx1f9"></p><video id="rx1f9"><output id="rx1f9"><font id="rx1f9"></font></output></video>
<p id="rx1f9"></p><p id="rx1f9"></p>
<p id="rx1f9"></p>
?
蘇成龍老師印象
發布日期:2020-12-21 來源:原創 作者:盛福超 瀏覽量:230 打印本文

我是1984年來到文師工作的,屈指算來迄今已有三十七個年頭了。這么多年來過往的人與事很多已漸漸淡忘,但有一位老者卻時常在腦海浮現,給我留下來難以忘卻的印象。這位老者就是我校音樂學科曾經的元老級人物——蘇成龍老師。

提到蘇成龍的名字,現今的文登師范鮮有人知,但要說起文登師范的校歌——《我們是光榮的師范生》則大都耳熟能詳,而這首旋律優美、節奏明快、富有朝氣的校歌的曲作者就是蘇成龍老師。蘇老師是1954年由青島一所師范學校藝術類專業畢業來我校任教的,那時的文登師范學校剛恢復建校招生不久,缺少專業的音樂教師,蘇老師來校伊始就全身心地投入到音樂教學和專業建設上,很快成為學校的骨干和學科領軍人物,而且一干就是26年??梢哉f他把自己的大半生都獻給了文登師范的三尺講臺和音樂教育事業,對我校的音樂教學發展起到了開山與奠基性作用。

聽文師的老輩人講,年輕時候的蘇老師不僅人長得瀟灑帥氣,而且有兩項專業特長在當時的文登無人可比。一是歌唱得好。正宗的男高音,有著金屬般的味道,嗓音條件得天獨厚,一張嘴便讓人驚艷和神往;二是拉得一手漂亮的手風琴。手法嫻熟,激情澎湃。無論是上課,還是排練、演出,只要蘇老師的琴聲響起,大家立馬眼睛一亮,精神為之振奮。在那個火紅的年代,能拉會唱,又善于作曲配器,使得年輕的蘇老師不管走到哪里都倍受歡迎,盡顯風流。不管是宣傳工農,還是服務政治,只要上級一聲令下,背起手風琴就出發。當時的文登縣廣播電臺有一檔節目--《聽蘇老師教唱革命歌曲》,錄播了好長一段時間,可謂家喻戶曉,老少皆知。尤其令青年男女追捧不已,崇拜有加。那時社會上有很多人慕名來到文登師范,不為別的,就想親眼看一看廣播里的蘇老師到底長啥模樣。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為了解決當時煙臺地區中小學音體美師資嚴重不足的問題,上級教育主管部門決定分別在蓬萊、萊陽和文登師范開辦音樂、美術、體育專業班。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蘇老師被調往蓬萊師范教授音樂專業班。

我和蘇老師的結識,緣于一次教學研究活動。1985年五、六月間,煙臺教育局大中??坪徒虒W研究室聯合組織了對全地區七所中等師范學校的視導檢查,我作為科班出身的教育學科新秀參加了此次活動。也正是在這次活動中我有幸認識了蘇老師,并且無論走到哪個學校我倆總是同住一室、朝夕相伴。這種老少搭配或許是活動組織者的有意安排,也許是一種不期而遇的緣分。蘇老師給我的典型印象是儒雅謙和,溫潤如玉,有君子之風。他中等身材,雖已年過半百,腰板依然挺直。方正的臉龐透著紅潤,濃密的頭發有些卷曲,但梳理得非常好看。相貌端莊,俊眉修目,顧盼間神采奕奕,頗有藝術家的氣質,令人見之忘俗。他作風嚴謹,衣著潔凈,談吐優雅,聲音很有磁性;他為人謙虛,待人真誠,平易近人,彬彬有禮。身為音樂大家,卻沒有絲毫 “架子”,內斂而不張揚,嚴謹而不刻板,具有很強的人格魅力,其道德學識,堪為師表。更讓我贊嘆的是他對待工作要求十分嚴格,做事極其認真細致,精益求精。在整個視導檢查期間,白天要進行技能測評和理論考試,晚上要命題、閱卷與統計成績。雖然年事已高,反應也不那么迅捷了,但他始終不畏疲倦,一絲不茍。分數算了一遍又一遍,評語改了一次又一次,最后還總是仔仔細細地抄寫整理清楚方肯上交。生怕有半點差錯,影響了對受檢學校的正確評價。晚睡前還要寫工作日記,對當日的工作做總結筆錄,對來日的工作做好備忘。這種嚴謹的做事態度和忘我的敬業精神給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為初為人師的我樹立了學習和效仿的榜樣。

視導檢查結束了,蘇老師的形象卻留在了我心里,成為我一輩子都很敬仰的人。雖說相處只有短短的十多天,但蘇老師給我的幫助和影響是我一生受益無窮的,他使得我知道了師范學校的老師應該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懂得了做教師的人究竟應該怎樣對待工作和事業。在文登師范學校九十年的發展歷程中,正是由于有一批批像蘇老師這樣德高望重的優秀專家型教師的存在,才使得我校的辦學歷史更加燦爛輝煌。

那次教學視導之后,我與蘇老師互有書信問候。1987年我們又在全市統考命題和閱卷時見過面,老人家風采依舊,只是眼睛花的更厲害了。他退休了以后我們就很少聯系了,聽蓬師的朋友講他晚年生活還算幸福,也很健朗,尤其是對身體有病的老伴兒關愛照顧有加,鄰里多有稱頌。

我是一個二胡業余愛好者,學藝不精,卻也樂此不疲。在剛開始學二胡的時候曾得到過音樂組的老組長孫啟永老師的指點和啟蒙,而孫老師就是蘇成龍老先生當年的真傳弟子和得意門生,如此論及我與蘇老師也算多少有點師從關系,盡管這樣說可能有攀龍附鳳之嫌。

既為師尊,永當記懷。

公元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日凌晨。雖是應景之作,確也發乎內心。

核發:admin 點擊數:230 收藏本頁
最近更新中文字幕第1

<p id="rx1f9"><output id="rx1f9"><listing id="rx1f9"></listing></output></p>

<p id="rx1f9"><delect id="rx1f9"><font id="rx1f9"></font></delect></p>

<p id="rx1f9"></p>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p id="rx1f9"></p>
<p id="rx1f9"></p>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p id="rx1f9"></p><video id="rx1f9"><output id="rx1f9"><font id="rx1f9"></font></output></video>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video id="rx1f9"><p id="rx1f9"></p></video>
<p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p>

<p id="rx1f9"><output id="rx1f9"><font id="rx1f9"></font></output></p>

<video id="rx1f9"></video>

<p id="rx1f9"><output id="rx1f9"></output></p>

<video id="rx1f9"><output id="rx1f9"><delect id="rx1f9"></delect></output></video>

<p id="rx1f9"></p><video id="rx1f9"><output id="rx1f9"><font id="rx1f9"></font></output></video>
<p id="rx1f9"></p><p id="rx1f9"></p>
<p id="rx1f9"></p>